欢迎进入ZTE开放实验室
新闻资讯

中兴通讯朱堃:解锁“1+4”5G应用场景 构建开放融合边缘网络

2019-05-16

随着2019年5G大幕的拉开,垂直与细分领域正成为通信业新的业务增长点,而边缘侧无疑是其中最受关注的焦点。

边缘繁荣源自5G应用场景的多元,为了满足AR/VR、物联网、工业自动化、无人驾驶等新业务带来的高带宽、低时延及大连接需求,越来越多的网元开始将控制面和转发面分离,进行分层部署,控制平面集中部署调度,用户面网元则分散部署贴近用户,实现管理成本以及用户体验的平衡。同时,为了有效实现业务锚点下沉,缩短业务响应时间,并且将传统移动网络的通信能力开放,MEC概念被充分引入。

在此背景下,“借助云化技术,5G网络基础设施进行边缘分布式重构将成为必然选择。”在5月16日举行的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暨MEC技术与产业论坛上,中兴通讯边缘计算产品规划总工朱堃向《通信产业报》(网)记者表示,5G时代,边缘计算已成为支撑运营商面向5G转型的关键技术之一,中兴通讯将持续拓展与垂直行业的多方合作,构建丰富的边缘应用生态圈,和业界同仁一起迎接5G智能服务时代的到来。

多款解决方案满足边缘部署 

据朱堃介绍,分布式云可由中心云、边缘云构成。其中边缘云又可以细分为地市、区县以及接入。中心云定位为大脑和中枢,主要承载控制/管理以及集中化的媒体面网元;边缘云主要承载分布式部署的用户面/媒体面网元以实现流量快速卸载,以及实时性要求较高的网元,优化用户体验,例如高清视频、车联网、VR/AR等业务。

边缘云由于其位置、规模以及环境的特殊性,在技术上具备特殊硬件架构、融合资源池、高集成度部署、统一运维等特征。对此,中兴通讯推出了在网络边缘具有强大计算和存储能力的虚拟化平台,满足不同应用类型的边缘部署。

以近期中兴通讯发布的新款ES600S MEC服务器为例,朱堃表示,此款服务器搭载英特尔最新至强®  Scalable processor,配合FPGA、GPU等硬件加速卡,可以在环境较为恶劣的边缘机房提供高密度、低功耗的强大计算、存储资源平台。

其次,中兴MEC解决方案能够提供丰富的网络基础服务,为第三方提供定位信息服务、区域内物联网设备的接入和管理服务、视频服务等,将边缘海量设备接入到平台中,提供基础数据的分拣和提炼,加速边缘应用的开发,便于运营商和第三方一起合作构建边缘垂直应用。

目前,中兴通讯和国内三大运营商紧密合作,已经进行了智慧商业、智慧校园、智能工厂、VR/AR、自动驾驶等各种试点,积累了丰富的组网部署实施经验。

探路应用:解锁“1+4”行业场景

在业界,“5G边缘落地,商用模式先行”已成为共识,对此,朱堃也表示认同。在他看来,边缘计算的大规模部署离不开垂直行业的支持,因此,中兴通讯从一开始就尤其关注边缘业务在行业应用场景领域的落地,目前已探索出“1+4”的场景模式。

“1”是指运营商无线类业务,即高精度室内定位、无线网络信息服务能力、无线智能网优、ORAN应用以及视频TCP加速服务在内的无线类基本应用。

“4”则是指包括大视频、智能制造、智能电网、车联网在内的四大行业应用领域。

在大视频领域,朱堃认为,视频类业务特别是CDN演进至Living VOD以及云游戏演进至AR游戏等都是非常好的落地点。“有了MEC,通过UPF下沉,可以在离用户非常近的边缘处就将基于视频的流量转发给应用来处理。”朱堃表示。

在智能制造领域,中兴通讯已经试点落地了很多典型场景:如工厂园区通过5G+MEC实现园区内流量卸载提供本地准专网代替园区Wi-Fi及有线网络;MEC+工业AR实现辅助巡检和装配;MEC+AGV通过对AGV控制上移视频和图像特征分析提取实现多AGV联动控制。后续随着业务的不断发展,边缘计算运用于现场设备实时控制、远程维护及操控、工业高清图像处理等工业应用领域将逐渐增多与普及。

智能电网领域,朱堃认为,基于MEC及5G网络切片等技术的发展和完善,为电网用户体验、业务高可靠的安全隔离提供新的实现方式。

车联网领域是则目前最为业界关注的MEC落地场景。朱堃表示,车联网提供了从汽车内外部传感器到路侧RSU公共信息的整合性低延迟、高效率网络,还可以提供智能化决策,是未来边缘计算重要的应用负载和演进方向。

另外,新零售、无人小店、智能零售领域正通过MEC在国内外市场落地,朱堃表示,这些场景通过引入视频结构化分析和大数据处理,减少人力支出,通过客户消费大数据分析画像、实现了精准物流的预期目标。

而在智慧城市方面,公共安全领域大量的视频分析业务通过引入边缘计算降低回传网络带宽以及云端的压力。智慧城市市政管理、环境监测等通过边缘计算赋能微基站,可实现海量环保采集点的高效、灵活管理,视频联动。

“从中兴的实践看,车联网、智能电网、智慧城市等有可能是边缘计算先行落地的行业。”朱堃表示。

两大挑战待解

但是,由于边缘计算平台架构复杂,涉及技术众多,目前没有一个统一架构。包括统一平台与API。因此,朱堃指出,5G边缘产业发展还需要标准化规范组织以及产业界持续推进。

此外,朱堃认为,边缘计算在5G时代最大的挑战来自两方面。

一是商业模式仍需要探索。“在5G时代,边缘计算可作为统一业务平台,承接多种接入方式下的应用。”朱堃表示,MEC能为未来的业务提供者、行业应用、基础设施提供者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和融合节点。可以孵化出更多的创新型业务和应用,在为客户提供更好体验的同时带来新的商业模式,因此,这是机遇也是挑战。

二是网络架构改变带来的系统架构重构。朱堃指出其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应用系统方面的,现有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大多采用“端-云架构”,后续有了MEC,大量的应用系统都需要重构为“端-边-云”架构。另一含义则是对现有企业组织架构的冲击,MEC可能带来包括运维、网络管理、业务开展,如何与行业需求深度开展融合等多个方面。企业组织架构如何去适应新的技术、新的架构带来的变化。

“长期以来,中兴通讯一直致力于为运营商打造一个智能的、面向5G平滑演进的网络,并为客户提供多样化的应用。”面向5G固移融合业务的发展以及网络云化的演进趋势,朱堃强调,中兴通讯未来不仅会在标准组织中持续推进关键技术和产业标准化进程,进一步提升边缘平台的虚拟化和网络能力开放水平,还会逐步扩大边缘云业务的类型和试点范围,助力运营商在5G时代规模化部署边缘云。

关注我们follow us